关灯
护眼
    “操!”

    房间之中,陈玄突然爆起了粗口。

    没了后续的功法,修炼的速度简直是慢的令人发指。

    按照现在的速度,即使是百年的时间也无法到玄境中期。

    他这一声,顿时房间中的两个小家伙都从修炼之中停了下来,两人不由得看向了他。

    “没事,你们继续!我出去透透气!”

    说着直接起身离开了房间,留下两个小家伙面面相觑。

    “玄哥哥这是怎么了?”

    宁风好奇的问道,这段时间,总是感觉到陈玄的情绪有些不稳定的样子。

    “大人的事,小孩子别管!修炼,早日破境仙品!”

    宁龙瞪了他一眼后,一副大人模样。随后闭上双目继续修炼了起来。

    “哦!”

    宁风有些委屈,自从实力没他强了之后,连说话的底气都没了。

    以前宁龙哪敢这样和他说话。

    “哼!我一定要追上你,让你知道,哥哥始终还是哥哥!”

    宁风撇了一眼他之后,也开始修炼了起来。

    而宁龙此刻的嘴角却是微微弯曲。

    他这个哥哥就是心浮气躁的,一有点风吹草动的就没心思修炼,也不怪修炼速度这么慢了。

    正好给他点压力。

    毕竟他有一次意外听到了,玄哥哥的修炼出现了问题了。

    既然如此,那他就更要好好修炼了。

    一定要比玄哥哥还强,这样才能更好的保护他们。

    现在的宁龙看似是个孩子,但是心智早已成熟了,说是小大人也完全没问题。

    这点宁风就不如他,远远不如!

    “哟这不是小玄子么?今日怎么有空出来了啊?”

    不远处的水井旁,一个穿着麻衣的中年妇女打着水,笑着调侃着他。

    毕竟陈玄他们来到这里已经一年多了,一直都是宁馨以一个普通妇人的样子出现在众人的面前,而陈玄则是很少露面。

    给出的理由就是有病在身,需要静养。

    “牛大婶,这天气不错,我出来逛逛!”

    陈玄此刻的脸色有些苍白,一看就是大病未愈的样子。

    “哎,也好!天天在家也不是个事,倒是伱家那口子是真的贤惠!”

    “天天洗衣做饭伺候着你,你们要有什么麻烦尽管说啊,大婶能帮的一定帮你们!”

    牛大婶一边打水一边说道。

    “多谢了牛大婶,我先出去逛逛!”

    “好,好!去吧,别走远了,不然你家那口子就要担心了。”

    陈玄笑着点了点头,随后朝着主街道走去。

    “他啊估计活不了多久了,你看看那病怏怏的样子!”

    这时候一位穿着花衣服的妇女也是来到了水井旁边打水,对着已经走远的陈玄小声说道。

    “是啊,可惜了他家那口子了!”

    牛大婶也是惋惜的点了点头。

    “死了也好,这样也不用拖累人了,而且他家那口子长的还是可以的,到时候我给她找个人家,改嫁!也能脱离苦海了。”

    花衣服的中年妇女真是越说越起劲。

    都没注意牛大婶的脸色都冷了下来了。

    “闭嘴吧你,人家还没死呢,你就想着这事,缺不缺德啊!”

    “怎么?我说的不对么?这种人活着就是祸害人,早死早好!”

    花衣服的妇女越说嘴越毒。

    就算是不相干的牛大婶也是气不过,骂道,“难怪你这么多年连个孩子都生不出来,就你这缺德样,该!”

    说着拧着水桶离开了水井,都懒得再搭理她。

    “你好,你家男人死的那么早,你就是个黑寡妇,克服命,你看有人敢要你么?”

    牛大婶的一句话顿时就点燃了她,瞬间就变成了泼妇。

    一手插着腰,一手指着牛大婶,大骂着,那声音大的,都吸引了不少人围观了起来。

    见状她也是越来越骂越兴奋。

    “你看你这丑样,腰比你手中的水桶还粗,哪个男人看着不恶心,你就一辈子做个寡妇吧!”

    “哼!”

    “还敢说老娘,谁给你的胆子!”

    “呸!”

    一口浓痰吐向了牛大婶的方向。

    但是自始至终牛大婶连头都没回,根本就不搭理她。

    “简直就是泼妇!老康啊,你怎么找了这么个媳妇!”

    心中幽幽的叹了口气。

    “啪!”

    一个灰衣短打的男子走向了花衣服的妇女,一巴掌狠狠的扇在了她的脸上,顿时一个五指红印出现。

    “滚回去,下次再敢欺负牛大姐,老子打死你!”

    要知道他和牛大哥可是从小玩到大的,当初可没少受过他的恩惠。

    没想到他这娘们竟然恶语相向,岂有此理。

    “当家的,你!”

    花衣服妇女一手捂着被扇的地方,两眼泪汪汪的,看向了自家的男人。

    没想到为了一个外人,竟然众目睽睽之下打她。

    下一刻彻底就疯了,直接对着他撕咬了起来。

    “你这婆娘,松口!”

    “你要死啊!”

    已经走远的陈玄微微一笑,摇了摇头。

    以他现在的身份实力当然不会和这些普通人计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