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接下来行军村西大佐明显变得中规中矩起来。

    脾气也好了很多。

    再听到交火声从前锋中队所在位置传到耳朵,他也不发火了,有时候甚至连问都懒得问一下。

    走走停停,终于在下午三点半杀到老坟台。

    看着横在眼前高地上的三道防御工事,村西大佐重新变得兴奋起来。

    如果说之前的游击战不是他擅长的,眼前即将展开的阵地攻防战绝对是他主场。

    他决定把自己在路上收到的委屈,憋了一肚子的火气……全部发泄到眼前想要硬碰硬阻击自己的八路军身上。

    “炮兵……重机枪中队……赶紧把装备全部架起来,对准八路军第一道防线……”

    “第三大队第一中队抽调一个小队准备发动试探进攻,摸清防线上八路军兵力跟火力。”

    “炮兵跟重机枪中队随时掩护试探部队撤离战场,打击防线上暴露出来的八路军火力点。”

    村西大佐很快在这里找到了正面战场上挥斥方遒的感觉,举着望远镜观察阻击阵地一边命令。

    被冷枪偷袭好几个小时的部队也都憋了一肚子怒火,急需一场大仗将其发泄出来。

    联队长一声令下,参战部队只用了三分钟就做好战斗准备。

    五十多个小鬼子随即朝防线逼近。

    排着尽可能松散的进攻队形快速向前推进。

    村西大佐始终举着望远镜观察游击大队防线,想要第一时间锁定阵地上的火力点,给炮兵跟重机枪中队指引攻击目标。

    可惜接下来战斗并没有像他预料中的那样发展。

    试探部队都冲到阵前八九十米了,防线仍然没有一点儿动静,村西大佐想象中的机枪火力点也没有出现。

    “啪啪啪……”

    几个人影突然进入村西大佐视野,从掩体后面伸出脑袋。

    村西大佐眼前一亮,迅速将注意力集中在他们身上。

    本以为这些八路军会架起轻重机枪朝自己派出的试探部队开火,结果他们竟然举起一条条三八大盖射击。

    更让村西大佐诧异的是。

    每一声枪响过后,参与进攻的试探部队就会倒下一个士兵。

    而且这些突然露头的八路军非常警惕。

    打一枪就缩回脑袋,在战壕掩护下快速转移到其他位置,再次伸出脑袋朝日军试探部队开枪。

    眨眼功夫村西大佐派出的试探部队就少了十好几个士兵。

    如果不想办法改变战场局面,双方继续这么打下去,吃亏的肯定是试探部队,而且也没法儿把阵地上的轻重机枪火力点给逼出来。

    为了能够逼出阵地上的火力点,村西大佐决定亮绝招。

    挑着眉头就朝身旁参谋长命令:“重机枪开火,压制八路军步枪手,阻止他们开枪,逼阵地上的轻重机枪参加战斗。”

    “咚咚咚……”

    沉闷的重机枪扫射声很快在战场响起,嗖嗖飞舞的子弹雨紧贴掩体边缘在战壕上空飞舞,稍不注意就会被这些子弹雨给打成筛子。

    但整个防线就差不多三百米宽。

    而鬼子参加战斗的重机枪只有十二挺,全部射击,平均每一挺重机枪都要负责二十多米长的防线。

    哪怕连续射击,也没法儿同时将整段防线全部封锁,肯定打了这边儿漏了那边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