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等安言回来时,发现燕赤霞正带着一众门人在帮伤亡惨重的朝廷大军治疗包扎。

    燕赤霞将自身法力输向杜元,帮助他稳住伤势。

    此刻的杜元,哪里还有之前的威风凛凛的样子,披头散发,一副败军之将的模样。

    感觉身上伤势稳定后,他朝燕赤霞抱拳道:“感谢燕捕头仗义出手相救,我杜某,感激不尽。”

    “哼,现在知道谁才是好人,谁才是坏人了吧。”

    “要不是我家掌门出手,你们这些人还不够那蜈蚣精一口吞。”

    燕赤霞到底是嘴硬心软,嘴上虽然语气不善,但依然让门人出手相助。

    杜元显然也是知道这燕捕头的脾性,只是在一旁尴尬笑着。

    天空上的安言见状只是微微一笑,燕赤霞的做法倒是省了他不少功夫,他降下云头。

    “掌门,你回来,那蜈蚣精怎么样了?”

    燕赤霞一见安言回来,露出喜色,连忙迎了上去。

    见识到茅山派掌门实力的杜元,也是不敢怠慢,连忙跟着迎了上去,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见过安掌门,是我杜某有眼不识泰山,悔之晚矣。”

    “杜将军请起吧,食君之禄,忠君之事,这也不能全怪你。要怪就怪那蜈蚣精过于狡猾,披着人皮连朝夕相对的满朝文武百官都辨认不出,更何况将军你。”

    安言抬手虚托,无形的力量将杜元扶起。

    “燕长老,你不用担心那蜈蚣精了,死无全尸。”

    可不是嘛,骨头渣子都没吐。

    不知道自家掌门胃口大开的燕赤霞,顿时露出欢喜之情,国师一死,他们茅山派就安全了。

    安言看着那些因索命梵音死去的士兵,又看向杜元,“杜将军,这些被蜈蚣精杀死的士兵,最好火化掉,以免生变。”

    尸体尸变僵尸的传说,杜元也是听说过的,当即脸色一变,抱手道:“感谢安掌门提醒,我这就去安排。”

    随后,杜元匆匆离去。

    等杜元一走,刚才不方便说的话,现在燕赤霞也是心里的一些忧虑说了出来。

    “掌门,虽然这国师是除掉了,可当今圣上那里.”

    燕赤霞话里的顾虑安言一听就明,无非就是国师是当今皇上最看重的人,如今国师虽死,但也因此可能惹怒皇上。

    他笑着拍了拍燕赤霞,“你这是太多虑了,你觉得把一头老虎放进羊圈里,里面还能有多少羊活着?”

    “看吧,这天下,很快要大乱了。”

    安言的话让燕赤霞一愣,随之色变,而后又一叹,五味杂陈。

    “这该死的世道,如今大乱将起,不知道又要死多少人,造孽啊。”

    燕赤霞这话倒也说错。

    兴,百姓苦。

    亡,百姓苦。

    安言虽不是什么大圣人,但力所能及的事情他不介意做上一做。况且,要想让茅山派成为超越龙虎门的存在,最直接的方法便是让朝廷册封为国教。

    一个大胆的念头在他心里升起。

    他仰头望向天穹肉眼看不见的灰蒙蒙劫气,嘴角微微上扬,他已经看到了大量功德在向自己招手。

    于是,他当即朝燕赤霞道:“想不想成仙?”

    燕赤霞眼睛瞬间瞪大,随后如同捣蒜一般疯狂点头。

    “想啊!老道我日想夜想!比想女人还想!”

    好吧,比起他,燕赤霞才更像是真正的求道之人。

    安言下意识忽视了燕赤霞的后半句,然后道:“想的话,那就帮我把杜元和他的军队留下来,后续我有大用。”

    “现在我还有要事处理,暂时抽不出身来。”

    留下杜元和他的大军?

    燕赤霞不是傻子,脑子一转就通,暗暗心惊。

    没想到自家掌门胃口这么大!

    在震惊的同时,燕赤霞又有种兴奋感,当即拍胸口保证道:“掌门你放心,交给我就好。”

    见已经明白的燕赤霞,安言点了点头,随后离开。

    他准备往蜀地去一趟。

    不过在这之前,他要先看看得自慈航普渡的战利品,因为他发现了一些不得了的东西。

    一块石头!

    没错,和从黑山老妖那里得来的石头是同出一源。

    一个让他都有些难以置信的念头出现。

    难不成,黑山老妖和慈航普渡都是某一位天仙修炼这石头上功法分出的三花分身?

    这个念头吓了安言一大跳,一位疑似天仙后期,凝聚三花的存在,绝对值得他重视。

    但是很可惜,黑山老妖和慈航普渡身上除了石头外,再也没有能够证明两者存在关联的物品。

    急迫想知道这块石头上记载了什么的安言,随便找了一个地方停下,研究起这块石头。

    话说已经免费吃了数月牢饭的宁采臣,就在今早,终于逃出了生天。

    他望着初生的晨曦,眼泪止不住往下流,原来能够呼吸着自由新鲜的空气是这么一件让人幸福的事情。

    不由得,他回想起昨晚,为还身处监狱里的老爷子感到感激和担忧,要是没有老爷子,估计他现在已经踏上黄泉路了。

    时间回到昨晚。

    监狱里。

    又一次做噩梦的宁采臣被惊醒,大口喘着气。

    “又做噩梦?这次又梦见了什么,说来听听。”

    依旧趴在墙壁上奋笔疾书的诸葛卧龙听到身后动静,放下手中笔转身好奇问道。

    宁采臣擦着额头上的冷汗,有些不好意思道:“我梦见老爷子伱散成了一堆零件。”

    秒懂的诸葛卧龙没好气道:“你散架我都没散架,你数数自己进来都多久了,还没习惯,再这样下去你怕是连自己姓周都忘记了。”

    “唉,都说了多少次,我不姓周。”

    宁采臣有气无力道,已经不知道说了多少遍。

    “周亚柄!”

    “你的饭来了,快点吃。”

    听见狱卒喊话,原本还半死不活的宁采臣一個箭步冲了上去。

    诸葛卧龙见状摇了摇头,“唉,又傻了一个,明明就姓周,非说不是。”

    “哇哇哇!!!”

    “老爷子,快来吃鸡腿饭,还有酒呢!”

    捧着鸡腿饭和酒兴高采烈跑回来的宁采臣,哪怕自己已经很久没吃过鸡腿了,他还是将鸡腿单独拿出来递给老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