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王平之和李传甲远离了逐日部落,李传甲心中忐忑不安的问道:“王前辈,那件东西会不会是……”

    王平之从怀中拿出兽皮包裹打开,一个像石雕的女子人偶栩栩如生,一尺来高,但入手较沉非金非石。

    李传甲眼神炽热,满脸激动,这件东西和流传的一样。

    王平之仔查细查看发现机关,人偶腰际有一条不宜发觉的细线,抓住两端扭动将人偶一分为二。人偶中有一把三寸三的金黄色钥匙,钥匙孔把上有一块玉片。

    没错,长生殿钥匙。费尽心思找的东西,王平之无意之举,用一颗丹药轻易得到。

    李传甲难掩兴奋之色。

    王平之只取出玉片,将人偶合上收进储物戒中。将玉片贴在额上读取玉片中的信息,里面只有一段话:六钥合一,长生殿现。

    王平之看向李传甲。

    李传甲忽的一惊,后退数步,脸上阴晴不定。

    王平之表情如常,并无动手杀人灭口的意思。

    好一会,李传甲镇定下来,一脸凝重的拱手一揖,颤声道:“王道友,可否听老儿几句,更确切说是请求。”

    “你说就是。”王平之道。

    李传甲嘴角动了几下,似是在下定什么决心,终开口道:“此物能否私下交给兰长老,老儿知道这请求有些突兀,兰长老很需要它,哦!王前辈加入组织时日不长,来边苍城亦不久,兰长对王前辈很关注,如确信王前辈不是组织中其他两方的人,有将前辈收入门墙之意。”

    李传甲的小动作在王平之眼中显得多余,如要杀他保密轻而易举。长生殿钥匙的确弥足珍贵,但是有六把,是不可能全部拿到手。

    只画大饼,没有实际没足够说服力,李传甲明白这道理,接着道:“灵石,珍宝,功法秘籍,绝对比组织给的奖励多得多。”

    王平之加入孤影阁另有目的,难得碰上一个知情人,正好探探那位金老头底细,很平静的道:“这么说你是兰长老一系的人,那么另两系是谁?”

    “兰长是百花州宗门伏波宫的圣姑后裔,负着重建宗门使命;而另外一方是罗刹教,有开宗立派之心,因为行事风格诡异处事狠辣,为百花州各势力所不容;最后一方,是多年前惨遭灭门之祸的禺岗城唐家,遭逢大劫,唯有一名老祖侥幸存。三方这场结盟也实属无奈之举。”

    得李传甲之言证实,王平之问道:“唐家这位老祖是谁?”

    李传甲摇头道:“不晓得,我只知道这些。”

    “既然结盟,长生殿钥匙交给组织和交给兰长老有什么区别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