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按照朴素的恩仇观念——秦国人逼死了楚国的先王,多年来在楚国造下数都数不清的血债……尤其是上一次司马错联军伐楚之战,秦国的军队一度把楚国的淮南平原祸害得不成样子。

    惨不忍睹啊!

    所谓有恩报恩,有仇报仇。

    这一战,楚国人必须把沿途所见的秦国人统统宰了,才算解恨!

    但熊午良却没有这么做。

    这倒不是因为他圣母——扯淡,秦国人突突我们的平民时候,可曾有过半点儿怜悯?

    而且秦国是戍卒制——城中这些俯首帖耳、瑟瑟发抖的秦民,其中一部分人难保不会有曾经在军队中杀戮无辜的经历。

    但是,如今的楚国要长远着想了——熊午良的最终目标,是一统七国,这样才能长久滴躺平。

    而想要征服天下,必要征服人心。

    以秦国为例子——真实历史上,在商鞅变法之后,秦国秉承‘攻其地,亦攻其民’的战略,每战必以杀戮为重,以斩首之多寡论功。

    诚然,秦军战力骇人,打了很多的胜仗。尤其在秦昭襄王时期,杀神白起贼猛,几乎打空了山东六国一代人的血条。

    但,山东六国的反抗也因此十分剧烈。

    从实际的结果上来看——秦国打了不少胜仗,但土地面积却几乎没有扩张,被死死地限制了。

    唯一扩张的版图,也就是巴蜀地区——但也打了数十年的治安战,折腾了好久才完全消化。

    原因何在?

    就是因为秦国杀人太猛了!

    这个西戎蛮子,本就被中原人视为异类,眼下又如此野蛮,浑不似同类,倒像是中原人共同的外敌。

    因此每逢秦军出击,其他各国的军民总要殊死抵抗。

    纵观这几十年——秦国虽然屡战屡胜,但却很难从战争中扩张人口和土地,相反,由于山东六国的殊死抵抗,每战秦军的伤亡也相当不小。

    这一切,都是直到吕不韦变法之后,才有所改变!

    吕不韦在秦国变法,取消了‘唯以首级论功’的商鞅旧制,将俘虏的多寡、拿下土地的面积和新增的人口数量,也都作为秦军绩效考核的一部分。

    如此一来,秦军‘杀良冒功’的行径大大减少。

    在官职和国家制度上,吕不韦也大力向中原靠拢——无论是秦国官职的名称、还是使用的邦交礼仪、文化,都趋于中原化。

    如此一来,这个西戎蛮子摇身一变,也变成了中原的堂堂之邦,成了炎黄正统……对外战争的倾向性不再局限于杀人数量、消除了文化的隔阂、而秦军的战力又没有因此而减少……

    仅仅十年的时间。

    曾经铜墙铁壁一般,死死守在秦军东进路线上的三晋防线,土崩瓦解。秦国迅速在对外战争中滚起了雪球,在极短暂的时间内,就统一了天下。

    所以,秦始皇最后给吕不韦的那句‘君有何功于国’……我窃以为这话不太公平。

    ……

    说实话,楚国现在的国家形象,和秦国‘吕不韦变法’之前,颇有几分相似。

    如果说秦国是‘西戎蛮子’。

    那楚国,在大多数中原国家眼中就是‘南蛮’。

    譬如从官职名称来看——人家中原国家的官职名称叫‘丞相’、‘上将军’。

    放在楚国,就成了‘令尹’、‘大司马’。

    浑然不像是同一文化、同一民族。

    如果熊午良想在接下来的战争中,更为轻松地吞并天下——那么改变楚人的国家形象,势在必行。

    攻其地,亦攻其民——秦国在真实历史上已经证明了这套策略行不通。